<sub id="11i17"><sup id="11i17"></sup></sub>

    1. <sub id="11i17"><sup id="11i17"></sup></sub>

      <span id="11i17"></span>

        中文版 | English

        其他信息

        焦點要聞 首頁 >> 其他信息
        人民日報長篇報道全國中外合作辦學年會!提質增效須破“三難”
        發布日期:2017-12-07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人民日報記者 張爍 字號:[ ]

        中外合作辦學如何提質增效

        人民日報記者  張爍


        今天,《人民日報》在教育版頭條刊發了該報資深記者張爍對閉幕不久的第八屆全國中外合作辦學年會所作的長篇采訪和深入報道。此前,張爍采寫的《第八屆全國中外合作辦學年會舉行》已在人民網報道;人民日報的本次長篇報道更加深入。報道指出,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要“加強中外人文交流”,而中外合作辦學在加強中外人文交流中擔當著重要使命。《關于做好新時期教育對外開放工作的若干意見》印發一年多來,中外合作辦學在加強頂層設計、制度創新、過程監管、黨的建設、理論支撐等方面取得了長足進步,但一些問題也日漸凸顯;當前,應破解布局之困、教學之憂、師資之難。

        20103月,《人民日報》第一時間發布了廈門大學中外合作辦學研究中心成立的消息;多年來,《人民日報》發表了該研究中心5篇理論文章,用了近半版篇幅發布了該研究中心研制的國內首份《中外合作辦學發展報告》;多次報道研究中心的學術進展以及中心發起的全國中外合作辦學年會。

        作為中共中央機關報,中國第一大報,世界十大報紙之一,《人民日報》在中外合作辦學規范、健康、持續發展過程中鼓與呼,在影響政府決策、指導辦學實踐、引導社會輿論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其凝聚的強大正能量是其他媒體無法比擬的。




        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加強中外人文交流。”教育是國家發展進步的重要推動力,也是促進各國人民交流合作的重要紐帶。因此,中外合作辦學從誕生之日起,就被賦予了加強中外人文交流的重要使命。

        《關于做好新時期教育對外開放工作的若干意見》印發一年多以來,我國中外合作辦學在加強頂層設計、制度創新、過程監管、黨的建設、理論支撐等方面取得長足進步,但一些問題也日漸凸顯,比如布局之困、教學之憂、師資之難。日前,第八屆全國中外合作辦學年會在福建舉行,記者采訪有關專家,就中外合作辦學提質增效展開了深入思考。

        辦學布局怎么避免“一窩蜂”?

        9月中旬,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開學典禮在悠揚的《喀秋莎》中拉開帷幕。這是歷史上第一所中俄合作大學,收到了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開學典禮致賀辭。

        如今,我國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已有2572個,在校生規模近60萬人。從區域分布上看,中西部地區高校獲批的本科及以上中外合作辦學項目每年均占總數的50%以上,漸趨合理,但其他方面的“布局”問題仍令人擔憂。

        廈門大學中外合作辦學研究中心主任、中國高等教育學會中外合作辦學研究會理事長林金輝介紹,截至2016年底,學科專業布局方面,本科及以上中外合作辦學項目中,工學約占37%,管理學約占26%,兩者合計約占63%,而法學、歷史學均在2%以下;在層次布局方面,研究生層次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占本科及以上中外合作辦學項目的20%,其中大部分是碩士層次項目,博士層次項目不到20個。

        這樣的布局,顯然有點“一窩蜂”,怎么辦?“中外合作辦學要加強頂層設計。”林金輝建議,未來中外合作辦學應科學謀劃學科專業布局,重點加強國家急需的自然科學與工程科學類專業建設,進一步嚴控商科、管理學科、國家控制布點學科的中外合作辦學,避免出現新的專業扎堆現象。同時,應進一步開展研究生尤其是博士層次的中外合作辦學項目。

        在中外合作辦學中,最需要引起重視的,還有“引進來”與“走出去”的不均衡。2011年成立的老撾蘇州大學、赴馬來西亞辦分校的廈門大學都曾引起高度關注,但更多高校的境外辦學以項目模式為主。有專家強調,今后應統籌設計“引進來”與“走出去”,在管理體制機制、質量評價體系、學歷學位頒發及認證等做好頂層設計。

        “我們應該逐步提升自身面向國際教育的供給能力,特別是在輸出上有所作為。”上海大學副校長龔思怡認為。當前,上海大學已有悉尼工商學院、巴黎國際時裝藝術專修學院等中外合作辦學的二級學院,接下來,學校計劃到悉尼辦學。

        教育教學怎樣做到“名副其實”?

        “我在一個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學旅游與酒店管理專業,課本是中文的,老師也是外聘的中國老師,壓根并沒有所謂的先進國外教育理念,簡直就是地地道道的本土教育。”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學生抱怨。

        很多人了解中外合作辦學,始于它“不出國門的留學”的美名。如果不用走出國門,省去高昂開銷和各種不便,又能享受到國外頂尖大學資源,多好!可現實中,總有不盡如人意的情況。有專家指出,當前,我國許多中外合作辦學機構、項目引進了外方合作高校的一些教學模式,采取了一些課程結構、教學內容和教學方法及教學管理的改革措施,卻因得不到有力的政策支持和經費支持而難以堅持,導致成效不大、進展不快,甚至半途而廢。

        為何這樣之難?“在具體合作中,外方負責提供與自己本校相同的課程設置、教學資源及師資,中方提供校園設施和行政后勤管理。但外方普遍對中外合作辦學的硬件設施要求較高,中方很難測算外方的實際投入,雙方很容易在核心價值和利益分配上存在分歧。再者,有的中外合作辦學項目規范性不夠,對各國教育體系缺乏了解,僅僅局限于課程嫁接,很難建立符合雙方實際的質量標準。”一所獨立法人設置的中外合作辦學大學校長袒露。

        “中外合作辦學進入提質增效的關鍵期,提質增效的核心正是課程、教學與師資。”林金輝表示,從近期中外合作辦學政策動向看,有關教育行政部門工作重心開始下移,課程體系和師資隊伍建設日益得到重視,相關措施在不斷完善,引進課程的標準也在探索和制定中。

        今年1月,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改委印發的《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實施辦法(暫行)》中,把國際合作與交流提高到與高等學校傳統的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三大職能”并列的高度,“這一突破性的提法,是對中外合作辦學提質增效的要求,也是中外合作辦學發展的新機遇。去年,教育部學位中心首次把中外合作辦學納入學科評估指標體系中,這也是一個強化‘雙一流’建設中中外合作辦學作用的強烈信號。”林金輝指出,中外合作辦學應抓住機遇,充分發揮“輻射機制”和引進世界一流大學、一流學科的天然優勢,提升我國高等教育的國際競爭力。

        師資“短斤缺兩”怎么辦?

        外教老師什么樣?在不少學生看來,“空中飛人”“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描述再恰當不過。在一些非法人設置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及項目中,有的“飛行教授”來華教授一周就算完成一個學期的教學時數,質量堪憂。

        “我們學校有法國教授來上課,但因為他不常住,一門課兩周甚至一周就要講完,在純法語授課的環境下,我們要花大量時間去吸收、學習,更談不上像法國學校那樣,享受一名項目老師只帶一名學生,在老師指導下利用工廠、實驗室等資源。”在某高校與法國合作辦學的學院里,一位學生告訴記者。

        引進師資數量和質量“短斤缺兩”,“飛行教學”所占比例屢破“紅線”,臨時招聘、濫竽充數現象時有發生……怎么辦?要知道,不管是“教什么”還是“怎么教”,最終都要落實到“誰來教”。

        “師資質量問題是中外合作辦學的‘牛鼻子’。”林金輝認為,當前,應著力完善提升師資質量的政策制度和保障機制。一是完善包括退出和禁入制度在內的中外合作辦學師資準入制度。應著手研究制定中外合作辦學教師專業標準體系、外籍教師資格認證體系;加強聘任考察和考核,加強崗前培訓和師德教育,在意識形態等方面的把關上采取“一票否決制”和建立“黑名單”制度。二是研究制定調整師資結構的政策措施,逐步優化中外合作辦學師資教齡、年齡和職稱結構。三是建立中外合作雙方教育機構在師資建設方面的實質性合作與交流機制,加強高水平師資海外培訓、聯合培養、互訓互用。四是完善保障措施,改革中外合作辦學收費審批制度、健全檢查審核制度和信息公開制度,保障辦學單位教師發展經費使用的科學性和自主權,提高教師教育教學實驗和科學研究的質量。五是建立中外合作辦學成功經驗共享機制。

        “我校師資數量定為250人,但曾經只有150人。學校不會為了盡快補充發展規劃中預設的學科招聘崗位,降低招聘的質量標準。上海紐約大學校長俞立中表示。

        “不少辦學單位在師資建設方面積累了很好的經驗。應著力建設中外合作辦學名師工程、精品課程,開展示范性建設,評選優秀教師,使師資建設的示范引領作用增進社會認可度和公信力。”林金輝建議。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中國高等教育學會中外合作辦學研究分會 All Rights Reserved,BCFCRS,CAHE.
        地址:廈門大學C信箱中外合作辦學研究會 361005;電話:86-592-2521599
        閩ICP備05005471號   閩公網安備35020302001480號
        白小姐中特网4887铁╥盘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