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11i17"><sup id="11i17"></sup></sub>

    1. <sub id="11i17"><sup id="11i17"></sup></sub>

      <span id="11i17"></span>

        中文版 | English

        信息速遞

        境外辦學專欄 首頁 >> 信息速遞
        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質量建設發展報告(2010-2015年)
        發布日期:2017-04-29 來源:林金輝主編《中外合作辦學發展報告(2010-2015)》 作者:本會秘書處 字號:[ ]

        [編者按]廈門大學中外合作辦學研究中心主任林金輝教授主編的國內首份中外合作辦學發展報告《中外合作辦學發展報告(2010-2015年)》于20165月由廈門大學出版社正式出版,20167月由《人民日報》正式發布。

        該《發展報告》是廈門大學中外合作辦學研究中心中外合作辦學質量工程建設系列叢書,中國高等教育學會中外合作辦學研究分會系列專題報告之一。

        本網站摘取這本《中外合作辦學發展報告(2010-2015年)》中的境外辦學部分。


        摘要:截至20151231日,全國經審批機關批準設立或舉辦的我國教育機構境外辦學機構和項目共有103個,其中機構5個,項目98個。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是第一所中國名校開設的海外分校,是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的一座里程碑,在中國高等教育史上具有開創意義。

        教育機構境外辦學是我國教育“走出去”的重要形式,屬于我國教育涉外辦學的16種形式之一[1]。把境外辦學作為教育涉外辦學單獨一種形式提出來,與中外合作辦學并列,是出于遵循現行《中外合作辦學條例》規定[2]的考慮,同時也考慮到這種形式與中外合作辦學比較存在著若干特殊的規律和特點。

        既然如此,為什么把“我國教育機構涉外辦學質量建設發展報告”作為“中外合作辦學質量建設發展報告”的一部分來撰寫呢?這主要出于一個理論依據和一個現實考慮。從理論看,早在2007年,廈門大學林金輝教授就提出應把“走出去”合作辦學納入中外合作辦學的理論視野和法律框架[3];在這個理論觀點的影響下,近7-8年來,中外合作辦學理論工作者和實際工作者對“我國教育機構境外辦學”進行了一系列重要的探索,有力推動了涉外辦學實踐的發展。從現實上考慮,我國教育境外辦學尚無一個相對獨立完整的政策體系;對其進行系統的研究,提出其質量建設發展報告,對于以“走出去”促進“引進來”,促進中外合作辦學質量提升,擴大我國教育在國際上的影響力,爭取更多的話語權,具有重要現實意義;對于為教育行政部門制定涉外辦學的相關政策措施提供依據,也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本報告把對境外辦學質量建設發展情況的分析聚焦在高等教育領域,在客觀描述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總體情況的基礎上,結合案例研究,對近年來我國高校境外辦學取得的主要進展和存在問題進行分析,并提出若干建議。




        高等學校境外辦學(下稱“高校境外辦學”)是我國高等教育國際化發展到一定水平后的新生事物,是我國高等教育“走出去”的重要形式,也是我國教育對外開放、提升國際化水平的重要途徑之一。國家教育規劃綱要頒布實施以來,我國教育對外開放快速發展,教育國際合作與交流領域綜合改革逐步深入。高校境外辦學標志著中國高等教育實現了從“引進來”向“引進來”與“走出去”相結合的戰略轉型。在政府的推動下,我國高校境外辦學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近年來,我國高校境外辦學取得了顯著的成績,涌現出一批優秀的境外辦學機構和項目。然而,總體上看,目前我國高校境外辦學還處于起步和探索階段,規模較小,數量較少。境外辦學機構、項目的學科、專業布局有待調整;國際化師資隊伍尚需進一步加強建設;招生標準尚不明確;生源質量保障措施有待加強;獎學金配套措施還需進一步落實;內部管理體制、運行機制以及質量保障體系有待建立和健全。教育部于20021231日下發的《高等學校境外辦學暫行管理辦法》[4],為高校境外辦學提供了基本的法律支持和規范。但由于受歷史和現實條件的限制,其內容尚有許多不完善的地方,“政策真空”問題日益突出。教育部于201511月發布了《關于廢止和修改部分規章的決定》。該決定從20151110日起施行。此次廢止的3部規章包括《高等學校境外辦學暫行管理辦法》。教育部政策法規司相關負責人解釋說,隨著改革的深入,國務院已經決定取消“高等學校赴境外設立教育機構(含合作)及采取其他形式實施本科及以上學歷教育審批”和“高等學校赴境外辦學實施專科教育或非學歷高等教育審批。”因此,教育部需要根據取消審批事項和相關改革要求,對相關規章進行清理。

        本報告分為四部分:一、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的總體概況;二、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的個案分析;三、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質量建設的主要進展;三、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質量建設存在的主要問題;四、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質量建設的若干建議。

        一、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發展概況

        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活動始20世紀70年代末期,直到90代初期,仍處于緩慢發展階段。進21世紀,隨著我國加入WTO及教育部下發《高等學校境外辦學暫行管理辦法》,高等學校境外辦學取得了較大的進展。以時間為線索,并根據辦學形式的不同,本報告將高校境外辦學的發展歷程劃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20世紀80年代初至20世紀90代末,高校境外辦學以進修班、課程班、教學點模式為主。例如,1983,廣州中醫學院與日本中醫學院合辦了首屆函授針灸進修班。該班學制1,由日方負責招生和管理,我方派出教師前往日本進行面授、輔導和考核1984,廣州中醫學院又與該學院合辦函授中藥進修班。又如,北京中醫藥大學與英國亞美迪醫藥基金會1994聯合成立倫敦中醫學院,在英國開設以英國在職西醫為學員的中醫課程。此課程得到英國醫學繼續教育局的批準和認可。第一階段的境外辦學較為零星、松散,專業以具有中國特色的中醫藥學為主。

        第二階段,2000年至2008年,高校境外辦學以項目模式為主,并且出現了分院模式。例如,北京中醫藥大學與新加坡中醫藥研究院于2001年簽訂合作協議,聯合在新加坡招收培養中醫專業碩士生。該項目由新方協助招生,教師全部由北京中醫藥大學派遣,負責講授全部課程。該項目研究生的開題報告和答辯在北京舉行;完成全部學習與研究任務后,將獲得北京中醫藥大學的畢業證書和醫學碩士學位。又如,上海交通大學于200210在南洋理工大學成立了上海交通大學新加坡研究生院,成為我國第一所在海外設立的研究生院。[5]該研究生院以中文和英文為教學語言,教學先后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和上海交大兩地進行,畢業后由上海交大授予學位證書。[6]再如,2003,暨南大學在泰國開辦暨南大學曼谷國際學院,招收泰國及東南亞地區的學生,進行華文教育,這是我國在國外設立的第一個全日制本科學院。[7]該學院主要面向泰國及其他東南亞地區國家招生,開設工商管理、經濟學、國際金融等專業。該學院實行全中文教學,專業課教師由暨南大學本校抽調;教學體系、教學質量由暨南大學本校負責監控,管理采用董事會制度。第二階段的境外辦學數量有所增加,專業領域也有所擴大。

        第三階段,2011至今,高校境外辦學開始探索建立分校模式。于20117月成立的老撾蘇州大學,是我國在海外創建的第一所高等學府。此外,廈門大學赴馬來西亞開辦分校的舉措,也引起了多方重視。第三階段的境外辦學更加受到了各方面的重視,辦學規模有所擴大,辦學層次也有所提高。

        截至201512月,我國高校境外辦學機構、項目共101[8]5機構分別是老撾蘇州大學、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云南財經大學曼谷商學院、北京語言大學東京學院和北京師范大學在英國卡迪夫大學設立的北師大——卡迪夫中文學院。共有35所我國高校赴境外開展辦學活動。

        (一)國家和地區分布情況

        由于地域相鄰、文化相近等原因,國內高校拓展的海外教育市場主要集中于亞洲國家和地區,如圖6-1所示。截至目前,我國高校境外辦學活動主要集中于新加坡、泰國、澳門、香港、日本、斯里蘭卡、馬來西亞、越南、加納、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埃塞俄比亞、老撾、伊朗等亞非國家和地區,如表6-1所示。另外,有少量外方合作者來自葡萄牙、德國、英國、意大利、美國、匈牙利、瑞士等西方國家。例如,成都中醫藥大學針對葡萄牙居民的需求,在其首都里斯本合作開設五年制本科中醫藥專業,推進中醫藥在當地得到合法化認可。


        1 我國高校境外辦學項目和機構的區域分布情況


         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活動在亞非國家和地區的數量分布情況



        (二)學科和專業分布情況

        在專業設置方面,我國大多數境外辦學機構和項目開設的是具有中國傳統特色的專業(如中醫藥、漢語言文學),占專業總數近40%。數據顯示,在我國高校境外辦學專業中,中醫藥專業有23個,漢語教學類有15個。例如,上海中醫藥大學與泰國華僑崇圣大學合作的“(中泰合作)中醫藥學本科專業”。該專業自從2010年第一批學生畢業至今,已經培養了數百名中醫專業的學生。又如,2002年,應泰國企業界學習漢語的需求,北京語言大學與泰國易三倉大學(AU)聯合創辦了北京語言大學曼谷學院,主要培養漢語言專業(經貿方向)本科生,是泰國唯一一家可以提供學位課程的華語高等學校。20063月,雙方簽訂了舉辦碩士學位課程教育的協議,并于同年9月正式開始首屆“對外漢語教學課程與教學論”專業碩士研究生的培養。同時,曼谷學院還開設華文教師培訓班、國學講習班等多種形式的短期漢語培訓班。20057月開始,曼谷學院受國家漢辦的委托,成為HSK考試在泰國東部的考點。

        此外,一些境外辦學機構、項目也開始重視發揮自己的專業特色和學科優勢。統計資料顯示,我國高校境外辦學項目中,MBA4個,體育學占3個,法學有5個。專業設置也從早期的中醫藥、漢語教學等中國傳統特色導向明顯的專業發展到更加多樣化的專業體系,同時開發出與地方需求相關的特色專業。例如,西南大學與越南國立教育管理學院開展教育管理碩士項目,大連海事大學在斯里蘭卡與科倫坡國際航海工程學院開展了航海技術、輪機工程、交通運輸、海上安全與環境管理等大連海事大學優勢學科的合作。部分境外辦學機構、項目還開設了具有市場導向和就業前景的專業,如工商、管理、信息技術和法律等。

        圖 我國高校境外辦學機構、項目學科、專業分布情況

        (三)辦學層次情況

        從辦學層次看,在“98+5”個境外辦學項目和機構中,碩士學位及以上項目30個,占機構項目總數的29.1%,本科項目50個,占機構項目學院總數的48.5%;專科及高職類項目21個,基礎教育階段有2個。由于社會發展對高層次人才的要求,境外辦學提供較高層次教育所占比重較大。

         3  我國高校境外辦學層次分布

        (四)生源情況

        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機構、項目的學生多來自于外方合作者所在國或地區。部分境外辦學機構、項目的學生構成中有少量中國學生。一般上講,境外辦學項目對學生的語言能力及考試成績沒有特別高的要求,相對而言,境外辦學機構的招生標準比較高。

        二、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的個案分析

        在我國高校境外辦學的歷程中,蘇州大學和上海海事大學都是比較成功地開展境外辦學活動的高校。其中,蘇州大學具有113年辦學歷史,擁有哲學、經濟學、法學、教育學、文學、歷史學、理學、工學、農學、醫學、管理學、藝術學等十二大學科門類,在國內外具有一定知名度的綜合性大學。老撾蘇州大學成立于20117月,是獲得老、中兩國政府批準和支持的、中國在海外創建的第一所高等學府,開創了中國高校赴國外辦學之先河。該校校址位于老撾首都萬象,舉辦全日制本科和研究生(碩士和博士)教育、各類高級培訓,構建先進的課程教學培養體系,全面實行學分制,其中本科教育學制4年,研究生教育學制3年。上海海事大學是一所以航運、物流、海洋為特色學科,兼有工、管、經、法、文、理、藝等學科門類的多科性大學。201011月,經教育部批準的上海海事大學—中西非地區海事大學“物流管理”專業理學學士學位項目于2011年初在加納開班。該項目是上海海事大學首個境外辦學項目,是上海市高等教育首次實現非漢語類專業對外輸出,也是上海地方高校中首個實現本科專業教育對外輸出的項目。辦學四年來,項目取得了一些成就,在中西非地區形成了一定的品牌效應。以下就這兩所大學在海外辦學的實踐,從分校目標國的選擇、課程設置與師資配置、招生、文化交流等方面加以探討。

        (一)分校目標國的選擇

        影響大學對國際教育市場選擇的因素十分復雜,既有學術方面的,也包括文化和法律等方面。海外分校是跨國教育模式中高風險高投入的一類,對市場的判斷和選擇尤為重要。馬扎魯(Mazzarol)和索托(Soutar)通過對澳大利亞、加拿大、新西蘭、英國和美國五個國家留學生招生的研究指出,對國際教育市場進行評估時要考慮以下六個方面的因素:(1)外國市場的語言;(2)市場的成熟度;(3)各項法律法規;(4)市場經驗和心理距離;(5)市場前景;(6)競爭對手的情況。[9]上海海事大學中西非地區海事大學“物流管理”專業理學學士學位項目的建立在對合作國的選擇方面反映出對“市場前景”、“各項法律法規”的充分考慮。本發展報告項目組在上海調研中發現,上海海事大學之所以選擇加納作為境外辦學合作方,主要是因為加納的執政黨和在野黨之間關系比較融洽,國內政局穩定,經濟發展平穩,雖然比較落后但總體治安條件良好。而且,中西非海事大學所處的地理位置,輻射中西非多個國家,有一定的影響力,學生來源較廣。2008年聯合國世界海事組織和中國交通部開展了一期非洲海事院校校長培訓班,委托上海海事大學承辦,一共有10個國家10所院校20名校長來華培訓,其中加納的中西非海事大學的校長和上海海事大學進行了深入的交流探討,簽署了兩校的合作備忘錄,并經過一年多的運作達成了兩校合作辦學的協議。此外,中國政府在2006112日發布的《中國對非洲政策文件》提出“加強科教文衛領域的交流合作,支持非洲國家加強能力建設,共同探索可持續發展之路”,要“實施教育援助項目,促進非洲有關薄弱學科的發展。加強在職業技術教育和遠程教育等方面的合作。鼓勵雙方教育、學術機構開展交流與合作”。該海外辦學項目正是上海海事大學落實國家有關中非合作的文件精神、為我國實施非洲戰略的具體實踐。

        而蘇州大學選擇老撾為其分校目標國反映出其對“市場經驗”和“心理距離”的考慮。20061119日,中國國家開發銀行與老撾國家計劃與投資委員會簽署協議,在老撾首都萬象設經濟開發區,蘇州大學應蘇州工業園區之邀參與了該項目。作為還貸的一部分,老撾政府提供了一塊總面積23公頃的土地,距離萬象市中心6公里。“這樣一塊地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有些尷尬,幾方一商量,結果就有了建老撾蘇大的設想。”沒想到,這一舉動為2011年蘇州大學老撾分校的建立奠定了基礎,拉近了合作雙方的“心理距離”,成為中國高等教育實現從“引進”到“輸出”戰略轉型的標志。

        (二)課程設置和師資配置

        近年來,非洲的航運業發展較快。然而,從全球航運物流業發展情況來看,非洲地區的物流業仍然處于相對滯后的狀態,其中專業人才的奇缺是該地區航運物流業發展的一大“瓶頸”。上海海事大學中西非地區海事大學“物流管理”專業理學學士學位項目的學制為“2+1+1”,即第124學年學生在本土學習,第3年學生赴上海學習一年。教學由兩校共同承擔,主干專業課程的教師以上海海事大學教師為主。上海市處于世界航運中心的有利地位,海事企業眾多,這為學員實習提供了豐富的機會。20129月,該合作辦學專業第一屆學員來上海學習一年。該項目在上海的主要實習內容有課題教學:教學+實踐的AB角。非洲學生還能登上上海事大學的“育明輪”,參加從南京港出發,途經數個港口到達韓國釜山港的全程航運實習等實踐教學活動。課程學習結束,該項目將頒發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的學士學位證書和加納共和國學位證書。

        對于知名的公立大學而言,保證其課程的質量對于海外分校的聲譽,保持競爭力而言非常重要。很多國家的海外分校開設的課程普遍為經濟、管理、技術、商務類。蘇州大學和上海海事大學的課程設置具有兩個方面的特點:一是凸顯學校的優勢學科,在分校開設母體學校優勢學科的課程;二是根據分校的目標定位,密切結合分校所在國經濟、教育和社會發展的需要,開設具有特色的課程,為將來學生的就業打下基礎。老撾蘇州大學參照我國高校標準和模式,舉辦全日制本科和研究生教育,專業設置、課程設置和教學計劃均參照蘇州大學的標準并兼顧老撾教育部規定制定。在專業設置方面,老撾蘇州大學根據老撾經濟社會發展需要,按需設置、穩步推進,逐步開設相關專業。根據相關規劃,該校在2012-2015年,開設經濟、語言、計算機、管理、法律、旅游等專業;到2020年,將逐步增加機械設備、軌道交通、通訊電子、醫學類等專業。在老撾蘇州大學,還開展語言及其他技能培訓。

        在師資配置方面,海外分校普遍采取母體學校教師短期服務和當地教師長期聘用相結合的方法。上海海事大學中西非地區海事大學“物流管理”專業理學學士學位項目的教學由兩校共同承擔,但主干專業課程的教師以上海海事大學派出的教師為主。上海海事大學非常重視該項目的師資培養。從2000年開始,每年專門為該項目組織選派約6名年輕教師赴境外進行為期半年到一年的進修學習。通過海外精修提高教師的英語運用能力、國際交往能力、專業知識水平等,以使他們能更好地完成該項目的教學任務。老撾蘇州大學在師資隊伍方面,除了老撾政府規定的常識或特色課程聘用老撾高學歷師資外,其他課程全部由中國師資承擔教學任務,用中文授課。老撾蘇州大學配備的教師必須符合下列四條標準:首先,要有出國教學或留學背景;其次,能夠用流利的全英文教學;第三,具有博士或副教授以上職稱;如果是教漢語的老師,必須來自于文學院,必須有專業背景,而且必須具備碩士及以上學歷。

        (三)招生情況

        老撾蘇州大學已于2012年開始招收本科生,其目標是經過10-20年的建設,發展成為一所在校生5000余名的綜合性大學。為滿足老撾人學習漢語的濃厚興趣,并為老撾蘇州大學的本科招生儲備生源,老撾蘇大2013年開設了1個暑期漢語強化班,并從中國蘇州大學海外教育學院派出了一流的漢語培訓師資。據老撾蘇州大學工作人員介紹,首期漢語培訓班201379日開班當日,有學員人數近40人,之后又不斷有人報名、試聽。他們來自社會各個階層,有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學校教師、自由職業者以及大中小學學生等。在老師的精心授課下,經過120學時的系統培訓、學習,學員們已經能夠進行日常用語會話,書寫常用的漢字,唱簡單的中文歌曲,還掌握了中國剪紙藝術等本領。201010月,上海海事大學和中西非海事大學的合作項目首批學生入學。20113月,聯合國海事組織、加納交通部、中國駐加納大使、上海市教委等派代表出席了隆重的開班典禮。該項目嚴格按照中國教育部審批,每屆最多招收40名學生;第一屆40人,第三年來上海學習36人;第二屆招收38人,第三屆37人,第四屆40人。該項目招生狀況平穩。

        (四)文化交流

        任何一個國家的辦學理念都與其特定的社會文化和教育價值觀密切相關。我國高校赴境外開展辦學活動不僅要向境外學生提供高質量的教學活動,更要向境外學生展示中國豐富多彩的文化。

        老撾蘇州大學的老師們在中國新年到來之際舉辦別具特色的中國文化體驗活動——包餃子,學唱中國歌曲、學習中國剪紙也是當地學生在老撾蘇州大學最喜愛的課余興趣活動。通過這些中國文化活動,增進了老撾學生對中國和中國教師的了解,加深了老撾學生對中國文化的感性認識。

        上海海事大學非常重視中加“物流管理”專業理學學士學位項目的文化交流。首屆學生來華后,除日常教學外,學校還為他們精心組織了豐富多彩的參觀和交流活動。老師和學生志愿者們利用節假日帶領非洲學生參觀了陸家嘴、上海環球金融中心、南京路、外灘、城隍廟等上海地標性景點;還組織了“都市菜園”等豐富多彩的文化交流活動。此外,學校還在第三學年為非洲學生安排了中國歷史文化、實用漢語等課程。作為中非文化交流的使者,學生在課余還體驗了武術、龍舟等極富中國文化特色的體育項目,對中國文化有了深層次的理解。

        三、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質量建設的主要進展

        隨著高校境外辦學活動的深入,我國教育行政部門審時度勢,加快了高校境外辦學質量建設的步伐,有力地推動了我國高校境外辦學質量工程建設。

        (一)對高等學校境外辦學質量建設的政策指導不斷加強

        教育部于2002年頒布實施《高等學校境外辦學暫行管理辦法》,鼓勵高等學校走出國門,在更為廣泛的學科領域實施境外高等學歷教育、學位教育或者非學歷高等教育。該《辦法》對境外辦學活動范圍作了原則性規定,并提出了指導方針,比較明確地規范了高校境外辦學的審批要求及程序。《教育部2002年工作要點》指出:積極穩妥地推動有條件的學校赴境外辦學。20027月召開的全國教育外事工作會議提出:要積極實施“走出去”的戰略,進一步探索境外辦學的有效途徑。然而,該《辦法》目前已不適應新時期教育對外開放的形勢,教育部已經廢止了這部規章。

        在新的形勢下,如何加強高校境外辦學質量建設,相關部門高度重視。201410月,教育部國際司涉外辦學處副處長王義在云南財經大學就境外辦學項目運行情況進行調研時,對深化及擴大境外辦學的發展提出了三點指導意見:首先,境外辦學要以國家對外開放的基本思路和我國周邊外交的基本戰略為基礎進行考量;其次,境外辦學需加強國際化師資隊伍的建設;最后,對不同地區、不同層次的境外辦學應實行分類管理。201515日,教育部國際司岑建君司長進一步明確提出:要堅持完善教育涉外法律法規,主動應對世界教育形勢新挑戰。要著力加強世界教育形勢研判,主動應對教育競爭的激烈化、教育發展的全球化和教育手段的信息化,主動規范教育國際合作交流熱點領域,建立質量保障體系,培育良好競爭環境,深入推進管辦評分離,形成辦學者自律、社會監督、政府監管為一體的質量保障體系。岑司長還明確要求要加快新的高等學校境外辦學管理辦法的制定工作。[10]教育部發布的《2015年工作要點》也明確提出:“加強中外合作辦學監管,穩步推進境外辦學”。

        (二)高等學校境外辦學質量監管體系日益完善

        1.師資隊伍國際化水平有所提高

        高校是人才培養的重要陣地,師資隊伍是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的關鍵。境外辦學作為我國高校“走出去”辦學的主要途徑,對教師的素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高校教師不僅要熟練掌握外語語言工具,更要掌握本專業的前沿知識、把握國際學術動態、推動教學及科研達到世界相應水平。當前,我國高校境外辦學項目和機構的教師安排,一般采用本校派遣和當地聘任相結合的方式,有的還從全球招聘部分教師充實師資隊伍。在我國高校境外辦學的過程中,建立一支國際化的師資隊伍可以直接影響境外辦學的質量,提升高校在國際上的核心競爭力。調研顯示,由我方高校派遣境外辦學項目、機構任教的教師都必須經過嚴格的選拔程序,具有較高的專業水平和國際化能力;從總體上看,從當地聘任或者全球招聘的教師部分存在不能勝任本職工作的情況;有的項目則只純粹聘用語言教師。

        2.學科專業建設逐步走向多樣化和合理化

        我國大多數境外辦學項目和機構開設的是極具中國傳統特色的專業,約占所有境外辦學專業的40%,比如,中醫藥、漢語言文學。在其他特色專業和學科方面,我國也有許多高校成功開展了境外辦學活動,例如,上海交通大學、暨南大學、上海電視大學、上海中醫藥大學等。隨著教育國際化的推進,一些高校積極探索國內特色專業“走出去”的新路徑;同時探索發展研究生層次的辦學項目,提高辦學層次和辦學水平。在設置新專業時,中外雙方做好協調工作,避免課程、教學脫離所在國實際,從而保證培養的人才適應社會的需求。

        3.逐步推行分類管理新措施

        在現有的98+5個境外辦學項目和機構中,辦學層次呈現多樣化的特點。既有基礎教育階段的項目,又有高職高專項目,還有占絕大多數的本科及以上的項目。未來幾年,我國高校境外辦學的形式將進一步增多,數量將不斷增加,辦學層次也將更加多元化。在這種發展趨勢下,將產生新的高等教育提供者、新的教學方式、學習方式和相對復雜的辦學方式,這對我國高校境外辦學的辦學質量保障提出了新的挑戰。國家教育行政部門及一些高校已經意識到對境外辦學項目和機構進行分類管理的重要性,并采取相關措施積極探討分類管理新辦法。

        三、我國高校境外辦學質量建設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國際化師資隊伍建設有待加強

        開展高校境外辦學活動,師資是關鍵。我國高校境外辦學的師資水平仍有較大提升空間。例如,有些高校已能在境外辦學項目中開設英語授課課程,但還沒能形成較為完備的英語授課學科體系,開出的英語授課專業課程分散、零碎。[11]此外,在境外辦學機構和項目中,教師的流動性較大,頻繁的更換也使得課程質量受到影響。第三,師資培訓與中外教師之間交流不多,教師科研和管理體系不夠健全,許多項目沒有明確的制度規范。

        (二)生源質量尚待提高

        對于高校來說,能否吸引足夠的生源報考自己的境外辦學項目,并從中招收優秀的學生進入項目或機構學習,直接關系到項目和機構的可持續發展。調研顯示,海外辦學最大的問題就是生源不穩定。我國高校境外辦學機構和項目以招收海外學生為主。但是,我國高校的境外辦學活動,究竟在當地有怎樣的吸引力?會吸引多少海外學生攻讀學位調研結果顯示,同濟大學的意大利校區,先期以暑期課程、短學期、短期培訓為主,逐漸實行海外學期、海外學年等學制;2014年計劃開展設計創新類的大學生海外學習、師資進修、高端人才培訓、文化和學術活動,為學生培養、教師交流和學科建設發揮協同創新的作用。首批在全國10所院校招收的29名學生參加了同濟大學和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聯合舉辦的“2014年同濟大學佛羅倫薩校區春季學期”項目學習。可見,大學海外分校(校區)做的似乎還是國內學生出國留學服務的工作,這顯然是為當地帶去生源,而不是吸引當地生源來求學。如何利用境外辦學的優勢,吸引更多的國際學生,是境外辦學實施過程中亟待解決的問題。在招生標準方面,大部分境外辦學項目只對招生人數做了明確要求,而入學者的具體專業、年齡、學歷方面的規定不夠具體、明確。此外,一些輸入國政府在管理上缺乏主動服務意識及有效政策支持,例如,沒有將跨境教育機構納入其本國大學招生考試體系中,使我國高校境外辦學項目的招生渠道受到限制。

        (三)教材本土化問題需要進一步探索

        教材是深化教學改革、提高教學質量的重要保證。由于辦學模式的特殊性,高校境外辦學項目、機構的教材本土化是一個需要認真研究并加以解決的問題。英國在美國推廣開放大學,雖然語言、文化相同,但其成功的關鍵是對引進的課程材料進行美國本土化的改造。要提高我國高校境外辦學的國際競爭力,必須重視教材內容的本土化改革。中國語言博大精深,傳統特色課程的教材大多引經據典,對境外學生而言,過于深奧晦澀。例如,中醫學的語言意義含糊多變,如,中醫肺腑名稱心、肝、脾、肺、腎,忽而指人體的功能單位,忽而指人體的解剖器官,[12]中國人自己理解起來都要花些精力,對中文不甚了解的境外學生更是難上加難。教育本土化問題,是跨境教育共同面臨的問題。在我國高校境外辦學中,這一問題顯得尤為突出,值得進一步探索,以保障境外辦學質量的不斷提升。

        四、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質量建設的若干建議

        (一)提高對高校境外辦學重要性和復雜性的認識

        高校境外辦學是我國高等教育“走出去”的重要途徑,對于促進國外優質教育資源的引進,發揮著重要作用。201510月召開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要“推進雙向開放”。憑借我國在傳統特色學科專業上的優勢,借鑒中外合作辦學“引進來”以及發達國家教育輸出國的有益經驗,已經可以并且應該鼓勵和支持辦得好、有條件的高校開展境外辦學活動。在世界經濟一體化、全球化背景下,各國之間的發展越來越相互依賴,文化教育也如此,開展高校境外辦學活動是高等教育國際化的必然要求。從一定意義上講,雖然教育部2002年發布的《高等學校境外辦學管理辦法》已經廢止,但該《辦法》提出的堅持“積極探索、穩步前進、量力而行、保證質量、規范管理、依法辦學”的境外辦學指導意見,目前仍有一定現實指導意義。開展高校境外辦學活動是高等教育國際化的必然要求。實踐證明,我國高等教育“走出去”與“引進來”是相互促進的;高等學校通過境外辦學,可以在國際上樹立良好的聲譽和形象,加強與國外高等學校的交流合作,從而促進對國外優質教育資源的了解、引進和吸收。因此,提高社會對高校境外辦學的認可度非常必要。應支持和規范高校境外辦學的宣傳,加強科學研究,正確引導社會輿論。

        由于我國高等學校境外辦學活動起步較晚,也由于境外辦學活動涉及到教育領域以及教育領域之外的種種復雜的因素,這一辦學活動存在的特殊規律和特點目前還沒有被深入研究和認識,辦學的復雜性也必須引起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

        20151115-17日,廈門大學中外合作辦學研究中心聯合有關機構主辦的第六屆全國中外合作辦學年會在溫州市舉行。年會指出,中外合作辦學規模可以向“境外辦學”拓展;要服務于國家中心工作,服務于“一帶一路”戰略。調研顯示,中國地質大學(武漢)與約旦合作的“中約大學”正在醞釀、籌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把校舍都蓋好了,來中國高校洽談,邀請前往辦學,如哈薩克斯坦、巴基斯坦、約旦、埃及等10多個國家都向我國政府發出了到他們國家辦學的邀請。其中,約旦和埃及等國家希望中國的應用技術學校和相關專業到當地辦學。

        (二)境外辦學宜“小而精,項目先行”;應鼓勵民辦高校“走出去”合作辦學

        目前,我國高等教育還不具備大規模推行跨國高等教育輸出的實力和條件。在高等學校探索和起步階段,應從小規模,高質量入手,鼓勵先辦項目。同時,應鼓勵民辦高等教育到國外獨立設立或合作舉辦境外辦學機構和項目。

        (三)《高等學校境外辦學管理辦法》廢止之后的“政策真空”問題

        在取得境外辦學審批之后,教育行政部門對境外辦學應加強事中事后監管,優化服務。建議主動認識和適應境外辦學新形勢,盡快進行境外辦學新情況的調研,適時制定關于境外辦學新的管理辦法。新辦法的制定,要體現新時期黨和國家對外開放的新要求,體現新的發展理念;同時,在明確指導方針的前提下,對于專業設置、學制、學位授予、管理體制、質量保障等一系列問題應作出明確規定,并力求科學性與可操作性的統一。

        (四)建設一支高素質國際化的師資隊伍

        我國高校境外辦學能否在競爭激烈的國際教育市場中取勝,歸根結底取決于我國高等教育機構能否發揮其課程優勢,保證教育教學質量,實現境外辦學的持續發展。而建立一支高素質國際化的師資隊伍,是境外辦學可持續發展的關鍵。首先,要提高教師的外語教學能力與水平,培養一支能用流利外語或“雙語”進行教學的教師隊伍。調研發現,教師的外語水平是制約境外辦學質量的“瓶頸”之一。其次,赴境外辦學機構任教的教師除應具備扎實的專業知識外,還應具有國際化視野,積極參與到國際學術交流與合作中,了解專業領域的國際研究動態,時刻掌握專業前沿動態。再來,應全面推進語言、教學內容、培養模式的國際化進程,推進專業學分互認、學位互授或聯授,為教師開展高質量的教學創造條件。

        (五)調整學科專業布局,提高課程質量和辦學層次

        由于高等教育優質資源數量和人們教育需求之間的矛盾以及相對封閉式的教育管理體制的影響,我國高校學科專業結構與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還存在許多不相適應的方面,課程設置的靈活性不足,教學方式較為單一,人才培養模式亟待改革。這一發展現狀同樣不適應高等學校境外辦學的需求。對于高校境外辦學,應積極舉辦國內特色專業和國際新興專業,杜絕低層次、低水平重復建設,同時在教學中不能照搬硬套國外的課程、教學模式,應該照顧學生的具體實際情況,構建相應的人才培養模式和考核體系;應致力于深化高校課程教學改革,開發和建設國際化課程,提高高校課程的質量和國際化水平。從高校境外辦學辦學層次看,本科層次幾乎占到一半,應該鼓勵各個境外辦學項目、機構發展研究生層次的辦學項目,提高辦學層次。

        (六)建立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境外辦學質量評價標準和質量監測體系

        質量是高校境外辦學的靈魂與生命線,是培養高素質人才的根本保證,是贏得國際聲譽的重要前提。對于高校舉辦境外辦學活動,要認真考察外方合作高校的資質,充分考慮對方的國際影響力、學科專業發展水平,至少應達到與本校水平相當的程度。建立和完善我國高校境外辦學質量保障體系,既要參考國際標準,又應體現中國特色。我國高等教育境外辦學的質量保障體系建設可以參考發達國家及相關國際組織關于跨國(境)教育質量保障的相關政策。建立和完善我國高校境外辦學質量保障體系,還應逐步建立退出機制。對于辦學效果不佳、質量低下的高校境外辦學機構和項目,應通過評估等政策杠桿責令其進行整改,適當引退,以不斷提高我國高校境外辦學項目和機構的辦學質量和效益。



        [1] 廈門大學中外合作辦學研究中心課題組于2014年首次提出我國教育涉外辦學的16種形式:中外合作辦學、境外辦學、孔子學院、國際聯合培養、國際交換生(訪學項目)、留學預科班、短期文化體驗項目、海外實習項目、語言強化項目、海外遠程教育、外籍人員子女學校、蘇世民學者項目、英國高等教育文憑項目、國際通識教育課程項目、國際本科學術互認課程項目、特色學院。

        [2] 《中外合作辦學條例》第二條“外國教育機構同中國教育機構(以下簡稱中外合作辦學者)在中國境內合作舉辦以中國公民為主要招生對象的教育機構(以下簡稱中外合作辦學機構)的活動,適用本條例。”

        [3] 林金輝,劉志平.高等教育中外合作辦學“走出去”發展戰略探新[J].教育研究,2008(1):43.

        [4] 教育部.高等學校境外辦學暫行管理辦法[EB/OL].(2002-12-31)[2016-01-10].http://www.moe.gov.cn/jyb_xxgk/gk_gbgg/moe_0/moe_9/moe_32/tnull_389.html.

        [5] 上海教育.上海交大成立海外首家研究生院[EB/OL].(2002-11-01)[2015-01-10].http://www.gssjtu.sg/about_us.jsp.

        [6] 新華社.我國高校首個海外研究生院在新加坡成立[EB/OL].(2002-10-31)[2015-01-10].http://www.china.com.cn/education/txt/2002-10/31/content_5225571.htm.

        [7] 搜狐新聞.暨南大學著手泰國開分校曼谷國際學院05年招生[EB/OL].(2003-11-16)[2015-01-10].http://www.southcn.com/NEWS/dishi/guangzhou/shizheng/200311160131.htm.

        [8] 98+5”個我國教育機構境外辦學機構和項目,是在教育部進行了備案的,其中有2個基礎教育階段的項目,且1個為我國高校舉辦。因本研究報告聚焦在高等教育領域的境外辦學活動,故數據中沒有將高校在境外舉辦的基礎教育階段的項目統計在內。

        [9] MazzaroT.&SoutarG.N.The Global market for Higher Education:Sustainable Competitive Strategic for the New Millennium[R].MA:Edward Elgar Publishing Limited2001.

        [10] 岑建君.完善教育涉外法律法規 推進教育有序開放[N].中國教育報,2015-1-5(03).

        施蘊玉.高校境外辦學:江蘇的現狀、形勢與對策[J].揚州大學學報(高教研究版),2013(12).

        鄭守曾,傅延齡,張立平,張丹英.論中醫藥學境外辦學的發展[J].中醫教育,2005(1).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中國高等教育學會中外合作辦學研究分會 All Rights Reserved,BCFCRS,CAHE.
        地址:廈門大學C信箱中外合作辦學研究會 361005;電話:86-592-2521599
        閩ICP備05005471號   閩公網安備35020302001480號
        白小姐中特网4887铁╥盘开奖结果